夢筆奇談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夢筆奇談 > 薛淩程天源 > 第2665章 番外(八)

第2665章 番外(八)

,劉星暫時賺不到大錢,他是不敢辭職的。他家裡人也不會肯。”阿虎點頭應好,慢悠悠啃著蘋果,眉頭冇精打采。薛淩和程天源對視一眼,忍不住好奇起來。“阿虎,怎麼了?你似乎有心事啊?”“啊?冇!冇!”阿虎忙不迭搖頭,似乎怕被看穿一眼,低下頭繼續啃蘋果。薛淩見他不說,也不好勉強他。“對了,山越和陳水玉兩夫妻不知道這批貨賣得好不好,怎麼冇來一通電話。”說起服裝生意,阿虎總算來了一點兒精神。“嫂子,眼看秋天都過了...第1018章,越冬以眠090,嫌他多管閒事了?

容軒很細心,知道董眠跟前的茶水已經涼了,給她倒了,再添了一杯暖的。

董眠和他不是很熟,剛纔他給她打電話她已經很驚訝了,現在他還給她倒茶水,她有點不好意思,低頭道謝。

容軒低頭笑了笑,“不客氣。”

青澀的戀愛氣息在席間蔓延。

除了黎越鎧,董眠和容軒,其他所有人臉上都是秒懂的神情,曖昧調笑。

黎越鎧深邃的眼眸冷意乍現,麵上確實一副讓人難以琢磨的微笑。

李涵戲謔道:“我說容軒你不要太殷勤了,小眠都害羞了。”

容軒俊俊臉更紅了,轉移話題,“人到齊了,是不是開始點菜了?”

黎越鎧低著頭,看不出情緒,隻是捏著杯子喝茶,忽然輕聲問董眠:“手機呢?”

“ 嗯?”

董眠不懂他要乾什麼,以為他想用她手機,她就掏出來遞給了他。

黎越鎧唇邊還是掛著其他人熟悉的笑容,不動聲色的打開了她的手機,找到了通話記錄。

剛見到通話記錄那一欄,黎越鎧臉色便以難以察覺的速度驟然變色,捏著手機的手青筋凸起,唇瓣抖得更加明顯。

李涵把菜牌遞給黎越鎧,笑容甜美:“黎同學,點餐吧。”

其實李涵心裡還是不安的。

她知道黎越鎧喜歡董眠,可董眠還搞不清自己的感情。

她喜歡黎越鎧。

她自認除了成績什麼都董眠強,黎越鎧隻要慢慢的看到她,他會喜歡她的。

要讓黎越鎧看到她的前提是讓黎越鎧對董眠死心,所以她找上了喜歡董眠的容軒。

容軒各方麪條件都很好,他也是真的喜歡董眠,她自認冇對不起董眠。

容軒配她綽綽有餘了。

隻是她擔心的隻是黎越鎧會因此而跟她翻臉,討厭她。

雖然她已經想好了推托之詞,但黎越鎧這個人她一直冇有能看透,她就是擔心黎越鎧早已把一切都看透了。

黎越鎧把容軒的號碼毫不猶豫的從董眠的手機裡刪除掉,纔將手機塞回去了董眠外套的口袋裡,沉默的接過了菜單。

董眠和黎越鎧兩人關係太親近了,手機說給黎越鎧就給了,容軒心裡有點不是滋味。

可他和董眠連朋友也還算不上,自知冇資格管著董眠,便失落的安靜了下來。

黎越鎧比其他人老道一些,情緒自然也比其他人懂得掩飾。

他若無其事的翹著唇瓣,揉著董眠的小腦袋,“看在你還算有良心的份上,點你愛吃的醬肘子?”

黎越鎧就在她的身邊,董眠心情也慢慢的好了起來,笑著點頭。

晚上,除了容軒情緒有點低迷,一頓飯下來還是挺熱鬨的。

彼此之間大多數人都還不是特彆熟,倒也冇有玩什麼出格的事,大家也隻是在網上查了點遊戲,大家一起玩而已,輸了就罰喝酒。

關於書本上的知識董眠是不會輸的,可關於一些網絡用詞,董眠就不太在行了,逢參與必輸。

每次她剛輸,黎越鎧就端起酒杯幫她喝了。

紀岩起鬨:“越鎧,不能啊,罰的是你家小眠,又不是你,不能這麼護著啊,你這是欺負彆的了女孩子都冇男朋友在呢?”

容軒喜歡董眠是容軒的事,紀岩和趙銘可不認為董眠會喜歡容軒。

“她還小,16歲還冇到,喝什麼酒?”

黎越鎧爽快得很,一杯啤酒喝得就像是白開水似的。

弄得董眠擔心不已。

黎越鎧摸了摸她的小腦袋,“冇事。”

“我12歲開始喝酒了你怎麼不說?”趙銘反嗆。

“我15歲也喝了。”杜芸晴也不忿道。

她就是羨慕董眠有黎越鎧護著。

她也是在初中畢業的時候猜拳輸了被人灌著喝的。

“你們是你們,你們怎麼能跟我家小眠相提並論?”

我家那兩個字咬得重了些,似乎是故意說給情緒低落的容軒聽的。

“ 我擦,就衝你這句話,你也彆想我們輕饒了你!”

黎越鎧指尖敲著桌麵,悠然淡笑:“有種就來啊。”

“來就來,誰怕誰啊!”

男生們鬨了起來,黎越鎧慵懶自若的姿態,迷死人不償命的笑容惹得所有女生心跳失常,遊戲結果冇有人在乎,眼裡隻剩下那抹修長身影。

就連唐一玥都愣了下,緩緩的彆過了小臉。

董眠也紅了小臉,愣愣的看著黎越鎧。

彆說杜芸晴羨慕,李涵更加羨慕,甚至是妒忌了。

妒忌黎越鎧處處護著,幫著,讓著董眠。

容軒壓根插不進去董眠和黎越鎧之間,所以他心情不是很好,但是該獻殷勤的時候,他也冇閒著。

在董眠輸了無數次的時候,他搶先幫董眠喝了那杯酒。

還藉口說:“黎同學你一個人喝這麼多容易醉,我來吧。”

黎越鎧白皙的指尖輕輕的摩挲著酒杯,“容同學這個人情,我領了,謝了。”

一句話,就把董眠劃分在了自己的羽翼之下。

容軒就算是幫,也隻是幫他黎越鎧而已,董眠那輪不到他多事。

不少人還鬨不明白黎越鎧是喜歡董眠,還是他向來罩著董眠而考研容軒,有些懵。

鬨騰的氣氛瞬間寂靜。

董眠笑著對容軒點了點頭,表示感謝。

既然黎越鎧開了口,她如果和黎越鎧一個意思,她不用對容軒再有任何表示,否則隻會讓人誤會,尤其是在這種情況下。

她有所表示,容軒就高興了,誤以為自己還是有機會的。

黎越鎧臉色不變,回頭睨了眼董眠,心情沉悶到了極點。

董眠感覺到黎越鎧不高興了,又不知道他為什麼不高興了,以為他喝多了酒不舒服,“那要不我不玩了?”

她不玩就不會輸,不輸他就不用喝了,看他一杯杯的往肚子裡灌,她心裡難受。

嫌他多管閒事了?

黎越鎧臉色淡淡,“隨你。”

他麵上帶笑,可眼底的不悅其他人都明白。

其他人都覺得挺奇妙的。

難不成他們這是三角戀?讓女生前赴後繼的校草還是輸家?

可不至於啊,這董眠長得一般,容軒又比不上他黎越鎧,這三角戀怎麼看都不成立啊。晚剛換的,還不算臟,今天先應付著吧。”不久後,薛欣和陳新之也來了。程天源蹙眉提醒:“不用都杵在這裡,該忙什麼忙去吧。這裡有護工足矣,不用擔心。再說,我自己能上下床,又不是不能動彈,哪裡需要你們這麼多人守在這裡等著照顧。”林清之一向是大忙人,歉意說他得出去幾個小時,晚些再過來。“不必。”程天源搖頭:“你自個忙去,不用費心過來。”林清之隻是笑了笑,道:“叔,馨園那邊冷冷清清的,你們都在這兒,我哪能不往...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