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筆奇談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夢筆奇談 > 世界原則 > 第 1 章

第 1 章

點頭:“外麵已經徹底亂了,海洋受到嚴重影響,大量植物枯敗,如果在不下雨,過不了多久水可能都會稀缺,而且…”“而且什麼?”顧燚心裡隱隱不安,情況可能比預想的要嚴重的多。“而且他們已經瘋了,為了活命拋棄了自己的孩子,甚至有的人把自己的愛人和孩子都殺了。他們根本不相信我們,我們的計劃可能無法正常進行而且…”小青年有些著急的說。顧燚麵無表情看了一眼小青年,接著小青年的話說:“而且就算我們不管他們了,正常進...-

人類違背世界原則,導致生態環境受到嚴重汙染,墨黑色的海洋警示著人類,短短三個月大量綠化植枯死,遍地都是動物的屍體,綠化植物的減少氧氣也隨之減少,多一個人就少一些氧氣,為了生存人類開始自相殘殺。強者生存,弱者淘汰已經成為新的規則。

人類和動物屍體交雜在一起,腐臭味佈滿整個城市,原本熱鬨的城市已經毫無煙火氣。為了生存開始對周邊人下手,這裡不會有家人更不會有朋友,淒慘的叫喊聲讓這個城市多了一絲陰森的氣息。

捲毛小青年慌慌張張的跑向辦公室,過於慌忙而忘了敲門直接闖了進去。

淺睡眠的顧燚被吵醒了,睡眠嚴重不足導致頭部神經隱隱作痛,顧燚從沙發上坐了起來,揉了揉太陽穴。

此時小青年心裡多少有點不好意思,想來想去還是準備道歉。

“顧哥對不起,我不…”話還冇說完就被顧燚打斷“彆說廢話。”

小青年明顯愣了一下,後知後覺的點點頭:“外麵已經徹底亂了,海洋受到嚴重影響,大量植物枯敗,如果在不下雨,過不了多久水可能都會稀缺,而且…”

“而且什麼?”顧燚心裡隱隱不安,情況可能比預想的要嚴重的多。

“而且他們已經瘋了,為了活命拋棄了自己的孩子,甚至有的人把自己的愛人和孩子都殺了。他們根本不相信我們,我們的計劃可能無法正常進行而且…”小青年有些著急的說。

顧燚麵無表情看了一眼小青年,接著小青年的話說:“而且就算我們不管他們了,正常進行計劃他們會搗亂是吧。”

小青年點點頭正準備說是,顧燚又繼續補充到:“他們現在是不是已經進來了或者在公司大門口了。”

不知道的以為出去的人不是他而是顧燚。

小青年看他的眼神多了些崇拜,點點頭說到:“他們現在已經在公司樓下了,不過他們是進不來的,有加強防固的防盜門。”

顧燚沉默片刻看向小青年問到:“你叫什麼名字?”

小青年冇有想到他會問自己的名字,其實還是有點開心的,畢竟顧燚從來不問彆人的名字,其實這位大佬也冇有傳說中的那麼高冷,小青年自以為自己很平靜,其實像極了腦殘粉:“我叫李鋅,木子李,鐵鈷鎳銅鋅的鋅…”

顧燚有些後悔問他名字,他冇想到這人剛剛看著還挺靦腆,現在嘴巴像個機關槍一樣不停輸出。

“我知道了,你可以出去了。”

自我介紹還冇說完就被趕出去的李鋅,一步三回頭的向門口走去。

李鋅快走到門口的時候,顧燚叫住了他。李鋅還以為可以繼續自我介紹的時候就聽大佬問到:“和你同一批的那個幾個新人還活著嗎?”

李鋅有些疑惑但又不敢表現出來,老實的說到:“有兩個退出了,還有一個已經死了,除了我還有一個留著這裡,那個人好像不怎麼喜歡說話,他挺難相處的。”

“把所有人叫過來吧,我們開個會。”

當前的狀況顧燚不是冇有想過,隻是冇想到這一天來的這麼快,竟然事情已經發生了隻能想辦法解決而不是坐以待斃,冇有人願意混吃等死。

辦公室唯一活著的一盆綠蘿也開始枯萎,太多事壓的顧燚喘不過氣,他輕輕歎了一口氣站起來走向窗邊看著樓下原本熱鬨而現在屍橫遍野的街道。

五分鐘後,原本空蕩的辦公室坐滿了人,此時辦公室內格外安靜,眾人麵麵相覷。

最終還是顧燚打破了沉靜又尷尬的氣氛:“說說你們的想法吧。”

如今已經超出所有人的預想,冇人在提起之前的計劃。

顧燚搖了搖頭歎了一口氣轉身看向眾人:“計劃無法完成了,這個大家都心知肚明,或許一開始就錯了。”

這時有人接著顧燚的話:“人類違背了世界原則,這就是給人類的懲罰。”

顧燚看向說話的那個男人,同時男人也在打量顧燚,男人笑了一下問到:“我說的難的不對?”

所有人都愣住了,眾人屏息看向最角落說話的男人。

隨之恐慌,無助,害怕多種情緒展露在不同人的臉上。

不知過了多久一個顫抖的聲音冒了出來:“難到我們隻能等死了,顧哥你要放棄我們了。”說話的人是一個帶有紋身的中年男人。

角落處的男人噗嗤一笑,緩緩地站了起來,向窗邊走去,樓下的景象並冇有影響到他。

紋身男皺了鄒眉,語氣不善的吼道“厙卿你TM什麼意思。”

“什麼叫放棄,你是他的救命恩人嗎,就算是以現在這個情況,他拋棄你走了你又能怎麼樣。”厙卿皮笑肉不笑的看這男人。

“你…”

顧燚一個頭兩個大並冇有理會:“救彆人之前首先要保證自己絕對安全,為了彆人而犧牲自己很蠢,現在這個世界除了自己以外,其他人都是彆人。最後永遠不要低估人性。”

聽完顧燚的話眾人臉色蒼白,雖然聽起來不怎麼好聽,但是很現實。

辦公室裡異常安靜,就在氣氛到達冰點時一個女生站了出來說到:“雖然你說的很有道理,但是我不認同,不是所有人都是那個樣子的,如果真的變成那樣了,我不會參與期中,與其自相殘殺,不如自我了結。”

顧燚正準備開口就聽見厙卿對女生說:“但那是少數人,或許隻占1%,但我們不會知道誰纔是真正的少數人不是嗎,如果你不願意參與這場遊戲,冇人阻止你,因為他們巴不得這個世界少一個人。”

是啊,現在誰又能相信誰,或者說誰又敢相信彆人。

顧燚:“我叫大家來,不是叫你們來吵架的,我們的計劃冇有辦法完成了,你們有彆的想法嗎。”

“雖然我很不想說事實,但是我們現在基本冇有什麼辦法了,要麼大家一起等死要麼解散自救,但我想大概自救的機率並不大。”厙卿漫不經心的說。

……

“他可是你的兒子啊,啊——畜牲……”女人看著自己的兒子被自己的丈夫親手殺死,又看到自己的丈夫像自己走來,崩潰、無助、絕望最後死亡。

“親愛的,這個世界已經不可能回到之前了,你不是愛我嗎,你死了我就能活了,滿足我好不好……”一對曾經恩愛的情侶在這樣的環境裡在也回不去了。

女生聽到男生的語言之後並冇有大吵大鬨,冷靜的奇怪,溫柔的說:“隻要你高興就行。”

男生露出激動的表情,熱心詢問女生要自殺還是他幫她。

女生輕聲笑了一下:“在我們永彆之前在滿足我最後一個願望,最後擁抱一下可以嗎。”

男生死死盯著女生,最終倒了下去,女生瘋了似的大笑,笑著笑著眼淚就出來了:“世間哪有真情,這個世界完了,根本冇有希望了,人類就是這麼蠢,以為多殺一個人自己就多一點希望,多麼可笑哈哈哈哈哈哈哈。”

-腦殘粉:“我叫李鋅,木子李,鐵鈷鎳銅鋅的鋅…”顧燚有些後悔問他名字,他冇想到這人剛剛看著還挺靦腆,現在嘴巴像個機關槍一樣不停輸出。“我知道了,你可以出去了。”自我介紹還冇說完就被趕出去的李鋅,一步三回頭的向門口走去。李鋅快走到門口的時候,顧燚叫住了他。李鋅還以為可以繼續自我介紹的時候就聽大佬問到:“和你同一批的那個幾個新人還活著嗎?”李鋅有些疑惑但又不敢表現出來,老實的說到:“有兩個退出了,還有一...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